<menu id="weu6k"><u id="weu6k"></u></menu>
  • <menu id="weu6k"></menu><menu id="weu6k"></menu><menu id="weu6k"><u id="weu6k"></u></menu>
  • <menu id="weu6k"></menu>
  • <input id="weu6k"><tt id="weu6k"></tt></input>
  • 鬼吧 14年獵鬼人的故事 金盆洗手

    【直播更新】14年獵鬼人,金盆洗手,真實經歷,我說的也許能幫到你,轉自鬼吧。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續接!

    我今年31歲,17歲入行,已經干了14年。
      結婚生子,于是我金盆洗手不干了。
      以下我要說的,全是我14年以來的親身經歷,
      首先你得相信我們這個職業的確存在,只是我們低調罷了。
      否則你在你所在的城市細細打聽,一定會找到我的同行。
      本吧長時間潛水,看了不少也聽了不少,
      不得不說的是,有些帖子的確在我過往的工作中給了我提示,
      但是也有很多錯誤的方法。
      今天講出來,其實是在破壞行規,
      另一方面也是讓大家這些將“靈異”這個概念似信非信做個解答,
      希望各位今后遇到類似的情況后,
      不必用一些錯誤的方法,嚇到自己,或者傷害自己。我慢慢的寫,你們慢慢的看,我不會主動來回答你們提的問題,
      我講的、經歷的,如果你能看懂并知道怎么應對,
      我想就夠了。
      當然我也知道一定會有不少朋友說我在瞎謅,
      也罷,決定權在各位,信或不信,罵與不罵,各位自便。

    首先我得說,進入這行,完全是個偶然。
      我和很多人一樣,從小學到高中,
      中途和一群社會上的混混一起學壞,輟學。
      然后開始在街上游蕩,賭**博,玩游戲機,抽煙喝酒,打架。。
      至少說17歲以前,我是真正活的像個孩子。
      那年調皮闖禍。家里人又從來就很相信迷信,
      于是認為我是被什么小鬼上身,請了道士來做法跳大神。
      念經什么的替我悔過。。
      然后因為我的叛逆,我離家出走。從重慶到昆明。
      火車上我遇到一個瞎子,于是這個瞎子成了我進入這行的關鍵人物。
      因為他把我介紹給了昆明當地一個很有名的天師,
      這個天師,后來成了我的師父。
      那一年我17歲,開始啥都改變了。。
    拜師的過程什么的我就不說了。
      也沒有什么太值得提的地方。
      我師父只是教我一個道理,
      正道、人心、去惡、行善。
      坦白說,這活不是免費干的
      我們收費還挺貴。
      我師傅花了好長時間扭轉我不信鬼的心態。
      也根本不會像電視里講的畫符啊,做法什么的,
      都是狗屁,騙人的。
      師父隨身帶的東西就幾樣,從不離身。
      一副骰子,一個羅盤,十來根紅繩,還有本皺巴巴的書(后面再細說),
      然后還有樣你們絕對想不到的東西,
      就是墳頭的土。
     

    在第一次親眼見到這些東西之前,
      哪怕我跟著師父整天學一些經文口訣之類的,
      我也從沒相信過這個世界真的有鬼。
      我也無數次問過師傅,到底有還是沒有,
      師傅告訴我說,有,但是并不多。
      我想這就是為什么收費貴的原因吧。
      一開始我也認為師傅不過就是一騙財的神棍。
      直到1998年,我跟師傅去貴州,接到當地一個土大款的委托。
      那時候起,可以說我的整個世界觀改變了,
      我高中沒畢業,也談不上什么世界觀。
      可至少從那個時候起,我才漸漸開始用一種另類的眼光來觀察我生活了17年的這個世界。
      土財主很豪氣,師傅跟他談好價格,6萬6千塊,
      下一段我再仔細講這個故事

    土大款說他50歲了,至于怎么發家的我也沒啥興趣,
      總之在發家的過程中,肯定干了點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導致他找我們的時候說自己很倒霉,
      他家在貴州凱里市區有幾處房產,
      這次出事的是他老家的房子。
      大家知道土大款一般掙了錢,都喜歡會老家蓋個什么拉風的房子,
      好在村子里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
      他那房子當初請了個大師來批過,我們行話叫“問路”
      說他得面水靠山,這個大家都知道,風水學上都這么講究的。
      然后那個大師告訴他,背后的那個山,就像是皇帝的龍椅,
      房子坐落在那里,面前的水和遠處的山,好像一個皇帝在椅子上,望著江山。
      屁,說得好聽,
      那土大款大概也是一沒腦子的貨,為了讓那山看上起像個椅子,硬是鏟了個山坳出來,
      做他的“靠椅”,
      殊不知等房子都建好了,當地有村民找他,說他把自己祖墳給鏟了。
      土大款想吧,這也沒多大點事,賠錢吧,老子有的是錢。。
      于是他賠錢給那村民,以為這事就這么完了。
      可不知道錢是賠給活人的,你死人還沒打點好呢。。
      于是從他開始住進去后,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房子大,土大款懶。。
      請了幾個村民到他房子打掃衛生,養魚什么的。
      晚上還得守夜。
      他請的一個40多的大嬸,說是晚上睡覺老是做夢。。
      一開始大家都還以為是“擇床”。。
      認為習慣了就好了,
      可沒多久這大嬸就瘋了,整天念叨的就一句“不打。。不打。。”
      于是這么一來,村子里的傳言就出來了,說什么挖到土地公啦。。又說什么挖斷老樹根了。。
      于是另一個膽子比較大的,年輕點的男村民就主動去他們家巡夜。。
      也是過了沒多久。。這男的雖然沒瘋,可是也開始有些恍惚。。
      說話不清不楚了。。
      土大款才意識到事情不大對了,就遣散了工人,房子鎖上。
      一直沒敢再住,請我們去之前大概一個月,他回村子里去找那個嚇得有點恍惚的男人。
      那男人多少也恢復了不少了。。于是土大款扔出一沓錢,叫他給說說到底啥事。
      那男的猶豫老久,才說他頭幾晚睡覺還沒覺得什么,那床是一側靠墻,另一側對這門。
      他老是面朝門睡,晚上也很安靜,頂多就幾聲貓叫。
      直到有一天他面朝墻睡了,晚上迷迷糊糊轉了個身,說有個穿長衫的瘦巴巴的老人蹲在他的床前。。
      手里拿這編筐子的竹條,一直抽他,說這是我的床。。。
      他說倒也不覺得痛,但是絕對夠嚇人,
      睡醒了以后根本就忘了。就當沒察覺,久而久之,于是就恍惚了。。當時 聽土大款說這些的時候,我真當是在聽神話故事。
      于是師傅說,你把你房子面前那池塘水放干。
      撒下稻、黍、稷、麥、菽,
      晚上我跟我徒弟就住進去。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被嚇到。
      并不是相信了這個東西的存在,而是對這個事情本身有點抗拒。
      當晚進屋前,師傅給我說了這么一句話。
      不要怕,我教給你的口訣你沒事就在心里念就是了,壯膽。
      師傅說這話之前,我都一直以為那些口訣是驅鬼的,誰知道竟然是壯膽。
      我們進了那個大院,其實房子看上去很正常,根本不像鬼片里面那些陰森森的。
      我們沒有進屋子里,師傅在院子里拿羅盤比劃,
      東南西北都走遍了,然后他跟我說,
      在這方位挖個坑。
      我挖了。師傅取出一根紅繩子,倒了點剛剛我說的墳頭掃下來的土。
      然后師傅說,咱們進去。
      于是我跟著師傅進去了,其實一切都非常正常。
      后來師傅告訴我說,剛剛挖坑什么的是在打招呼,他說他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
      反正他的師傅是這么教他的。
      進去后到了鬧鬼那房間,那床打掃得很干凈,卻干凈得讓人挺不舒服的。
      師傅說,你說床,我睡地下。
      于是師傅在離床大約2米的地方打地鋪。
      他囑咐我說,別真的睡著了。
      于是我開始面朝墻壁胡思亂想,一會想想小時候的事,一會有念口訣,一會又想點別的,一會又念口訣。
      大約夜里2點的樣子吧。我感到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不是鬼片里演的發冷,
      是一種好像有什么東西滲到肩膀,我形容不出來那種感覺,
      但是我確定這個感覺是告訴我那東西來了。
      這時候師傅說,你轉身過來,眼睛看著自己的腳。你會用余光看到別個東西,別正眼看。
      我很怕,但是我必須這么做。
      我按師傅說的轉身,看著自己的腳,屋子里黑歸黑,但是還能見到床邊那個穿長衫的。
      那穿長衫的開始晃動手。一開始我還沒想起是拿荊條抽我呢,
      直到他在念“這是我的床”
      就這么一句,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是從師傅嘴里聽的,我得聲明我沒看見,只是余光在剽。
      我只感覺有種好像粉筆擦被人打了一下,有灰塵撲過來的感覺。
      然后我聽師傅說,
      好了,沒事了,收拾收拾,我們走吧。

    我問師傅,這就完了?
      師傅說,當然完了,怎么你還沒玩夠?
      我說怎么這么容易,怎么做的,
      因為本人一生看了無數鬼片,里面什么做法啊,帖符啊,念咒啊什么的,
      怎么這么簡單。
      師傅告訴我說,那些才真是騙人的。我們這行,沒那么多講究,
      輕易碰不到,碰到了就是硬貨。
      師傅說,那個穿長衫的老人就是祖墳里埋的那個,叫啥我給忘了,
      師傅進院子的時候挖坑埋線,說是在給他指路。
      師傅還說,這些鬼,他們就是一個好像卡帶了重復做一樣事情,沒有思維,也沒有感情。
      往往遇到了都是走失方向的。也不存在什么形態,每天都有很多人死,要是個個都成鬼,
      那不更可怕嗎,所以這里科普一下,鬼是存在的,但是很少。
      也并非是收了冤屈,回來復仇,這些都是電影里騙觀眾的,
      當然那種復仇的也有,遇到過,后面再細說。
      數量少,并且他們大多是無害的,它是一種能量未消亡,
      卻又什么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種狀態。
      師傅這么跟我說,我聽得似懂非懂。
      他說當時我磚頭的時候不正眼看是因為兩點,
      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沒啥好看。
      師傅在它抽我的時候,往它頭頂撒了土。
      然后用繩子繞了它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講的超度,
      我們叫帶路。
      沒啥復雜的,就這么簡單。
      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懼,還是挺難的。
      至少我從那開始,一時半會,很難接受。

    出了院子,師傅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
      因為當時還不怎么普及手機,我師傅沒有。
      我叫了那大款,他開始不敢進院子,師傅說你進來,接下來你得幫我。
      然后師傅就在剛剛挖坑那里,把土收起來,在地上鋪勻,
      然后把坑里的紅線拿出來,酸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
      然后師傅叫他在鋪勻的土跟前跪著。接著師傅開始嘰里咕嚕念咒文。
      完事了讓大款把栓了紅線的手到那土上按個手印。
      按下去后,師傅把紅線取下來燒了,讓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
      然后師傅就告訴他,完事了。
      土大款挺不放心,說真完了嗎,師傅說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錢,沒事了再給剩下的。
      師傅不會怕哪些賴賬的,他有的是辦法收拾這樣的人,這個以后再聊。
      完了收了一半錢,師傅就帶著我走了。于是我們連夜下山到了凱里市,都差不多天亮了。
      師傅帶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讓那東西跟著我們。
      我洗澡的時候問師傅,在院子里念的啥,
      師傅說,那是騙大款的,一陣瞎搞,什么用都沒有。就讓他看著像這么回事。
      然后我問師傅,剩下的錢咋辦,
      師傅說,不怕,他一定會給的。
      以上說的,是我第一次直面這些東西。
      我不能說我們的職業是在獵鬼,談不上是“獵”
      更多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幫助人。
      我的第一次在師傅看來,簡直小兒科到了極點,
      可在我看來,卻真的顛覆了我的世界觀。
      直到后面這些年,遇到的各種怪異的事情,
      漸漸也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我們點過惡鬼,收過小鬼,幫鬼了過心愿,幫人把附身的打出來過,召過筆仙,刨過墳。。
      太多了,如果你們想聽,我就慢慢講

    剛開始跟著師傅跑業務的時候,我只能配合他玩點小CASE的東西,
      一般遇到大玩意,他基本不帶我去,
      第二年的時候,師傅才帶我做了趟大單。
      四川和重慶之間有個地方叫榮昌,
      那件事就發生在那里。
      這次遇到的是一個小姑娘,電話那頭雇主說是被附身,師傅說得親眼看了再說。
      談好價格,我們就去了榮昌。
      到了雇主家里,看到小姑娘的時候,我已經有了些這行的習慣,先看手指。
      小姑娘的指甲很長,估計有點時間沒剪了,指甲很白,皮膚是正常的。
      小姑娘不笑也不說話,眼神明顯的呆滯,傻坐著。大約有5歲的樣子,
      完全沒有她那個年齡的小孩該有的活潑。
      師傅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關上門窗,開始用骰子問路。
      然后用羅盤在屋子里走圈。
      隨后師傅低聲跟我說,這次這個,是嬰靈。
      我聽名字就嚇著了,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魂。
      師傅以前告訴我說這種東西要化掉挺不容易,因為它幾乎就是嬰兒,什么也不懂。
      師傅開了門把這情況告訴了小姑娘的父母,那母親一聽就哭了,她說那小姑娘是頭胎,
      在她之后她們夫妻還有個孩子,可是由于種種原因沒保得住,就掉了。
      不是不想要,是沒保住。
      師傅問,是幾個月的時候沒的,她說5個月。
      師傅說,你們夫妻倆,今晚用我給你們的紅繩子,把小姑娘的兩只腳的大拇指并在一起拴起來,
      給她洗澡,換身素衣服。把家里反光的東西都拿東西遮著,把相片什么的都收起來。
      然后再去買只公雞,幾顆雞蛋。
      晚上睡覺的時候開著窗戶開著燈,不要讓嬰靈認為又過了一天,
      準備好這些東西后,明天我和我徒弟再過來。
      當天出了她家的門,我們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場。
      師傅買了6顆很大的釘子,然后買了一瓶工業酒精。
      當晚他叮囑我,第二天進去的時候,心里盡量要平靜,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動。
      其他啥也沒說,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我們又去了那小姑娘家里,師傅搬了一張椅子,有靠背的那種。
      請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
      然后他倆在面對椅子2米多的地方并排跪下。
      師傅開始在房間的四個角釘釘子,把紅線彼此連接,形成一個線圈,把所有人圍在中間。
      師傅這時候出去殺雞,取雞血。叮囑她的父母跪著別動。
      不一會他端著碗過來了。
      小姑娘還是呆滯著,好像這一切都跟她沒關系,但是明顯非常憔悴。
      師傅把嘴湊到小姑娘耳邊,不知道說了幾句什么,然后用手指蘸了雞血,
      分別在小女孩的手心,眉心,人中,腳心點了一點。
      然后讓我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收按著她的肩膀。
      我照做了,師傅取了一點土,放在小姑娘的頭頂命心的位置,然后滴雞血,滴酒精。
      很快雞血混著酒精的液態就順著小姑娘的額頭流下來。
      這時候師傅半蹲在小姑娘的身后,突然“哈!”大吼一聲,
      小女孩顯然被嚇到了,開始哇哇大叫,力氣絕對比正常小孩大,
      我雙手按著她,我感到她在掙脫。加上她臉上的血跡,非常嚇人,
      接著小姑娘突然用雙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雖然不恨痛,但是很可怕。
      就這么大喊大叫了2分鐘吧,才安靜下來。
      有過了分把鐘,小姑娘突然哭著喊爸爸媽媽了。
      師傅對那對父母說,你們心里念叨,說孩子好好去吧,誠懇一點。
      一會小女孩又不哭了,好像回過神來,看我們這架勢,有點被嚇到。
      師傅這才出了一口氣,說好了,它已經去了。
      師傅讓父親給他倒了杯水,他說一邊喝水一邊慢慢跟他們講這中間的原委。

    師傅說,他在房間的角落釘釘子連紅線是為了把這個魄關在中間,
      因為嬰靈這玩意在我們行內都知道它只會找附在小孩子身上,
      那些電影里講的見人就附身的統統閉嘴吧,
      而且嬰靈會找跟它的“道”最接近的人。
      所謂道,其實就是氣味啊,血脈啊,或者一些聯系啊什么的,
      這家 人先前有個小孩,所以就找到她了。
      師傅說,嬰靈不是惡意的,它是有不甘心或者向往世界,或者留戀世界。
      這個孩子還沒出生就掉了,但它已經存在了,是生命。所以它很留戀,很想留下來。
      她附身并非為了報復,而非常單純的就是想留下來。
      說道這里,爸爸媽媽都哭了,他們說自己很對不起第二個孩子,沒保住。
      師傅說,嬰靈這東西不好驅散,因為它不能自己思考,只能靠著還沒死去時候的本能。
      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沒有,只能來硬的。
      之所以要父母跪著,然后還要給死去的孩子道歉,
      師傅也坦言,其實根本沒有這個必要,但是你們應該為此道歉。
      那對父母哭得稀里嘩啦,搞的我心里很難受,所以當我后來獨自處理嬰靈的時候,
      我都要告訴父母們,并且告訴他們,生命值得尊重,
      尤其是孩子,如果沒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好措施,
      懷上了,千萬別打掉,從人倫道德上來說我沒有什么立場,
      但是我們要尊重每一個存在過的生命,哪怕再渺小

    忘了說了,當小女孩開始狂叫的時候,她頭上的雞血加酒精像是揮發一樣,冒白煙。
      師傅后來告訴我,這表示嬰靈出來了,雖然看不到,但是是出來了。
      在回云南的火車上,師傅跟我說,
      我們這行,不能兒戲。他告訴我一個很深刻的道理
      這也是為什么我之后堅持走了這條路。
      他說其實這些東西并沒有我們塑造的那樣可怕,
      他們其實和我們人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而他們也都 有自己的故事,所謂化了它們,其實就是找到根源,
      讓他們自己離去。
      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去傷害任何一個鬼魂,
      我們連鬼都不會去傷害,我們自然不會去傷害人。
      他囑咐我,不管干什么,
      心里要有善意。并對它們懷有尊重。
      雖然我們干的事可能會被其他所謂的高端職業們瞧不起,
      說我們是神棍,說我們迷信,
      但是要始終記住,我們是在讓人或鬼都有個好的結局與歸宿

    有人說我們這行會折壽,這我到是不清楚,
      但是我這圈子里不少前輩,都活挺大歲數的。
      我師傅帶我的時候44歲,現在58了,退休6年,照樣生活得非常平常。
      其實我們工作之外,跟大家是一樣的,我們甚至比大家更多自由的時間,
      可以去玩,去學習,
      師傅帶了我2年的小單,然后我們開始跟著他做些比較大的事情。
      接下來我要說的這個,是在我老家重慶發生的。
      在我家鄉重慶,東邊有個地方叫巫溪。
      民風強悍,當地不少老人會很驕傲地提起,他們是巫王的后代。
      重慶的文化主要就是巴文化和巫文化,
      特別是一些稍微閉塞的地方,地方小,自然一些本地的傳說就多起來,
      這次這個單,發生在巫溪一個很小的古鎮上,
      這古鎮名氣幾乎沒有,叫寧廠鎮,鎮上的最大的賣點,是一口千年不枯的天然龍頭鹽泉。
      制鹽造紙是那里的傳統項目。
      師傅接到的委托電話是這個小地方的一家人的親戚打來的,
      情況大致是那家農戶兩個老人,孩子也是夭折了,之后家里除了種地,
      養的雞鴨貓狗豬牛,養什么死什么,
      家里又窮,活不下去了,老人都想自殺了。
      師傅聽了,他決定帶我去,并且不收費。
      甚至連車馬費,都是我們自己出。
      路上我問師傅,干啥不收費呀。
      師傅卻只告訴我,換成你,你要收嗎。
      到了那家農戶,看著讓人心酸,
      剛到的時候,老奶奶獨自坐在堂屋的門檻上抽煙,老爺爺在院壩的一側剝玉米,
      除此之外,農村該有的狗叫鴨叫全都沒有。
      冷清,非常寂寞。
      師傅跟老奶奶說明來意,老奶奶說的話師傅聽不懂,讓我幫著翻譯。
      雖然都是重慶人,但是他們的口音很濃,聽著也挺費勁。
      老奶奶說,她和老爺爺一生生過6個孩子,全都沒養大,很小就死了,
      最大的一個,也才13歲就去了。
      鄉下人吧,樸實,他們覺得那是命,命都這樣了,就只能從命。
      可最后吧,老人養的任何牲畜都會莫名其妙的死掉,沒有外傷,也沒有中毒,反正就死了,
      老人自殺沒自殺成,這些事情讓一個城里親戚知道了,那人多少對玄卦有點研究,
      才打電話告訴我們可能是讓人下了咒。
      師傅塞給老奶奶3000塊錢,雖然3000并不是很多,但是在99年的時候,還是能辦不少事了。
      當天師傅一整個下午都帶這我在附近轉悠,查看有什么線索。
      到最后,師傅得出一個結論,
      一定是有人下咒。

    當晚師傅啥也沒做,就跟兩個老人聊。
      聊天過程中,我們得知他家里曾經有過一段離奇的經歷。
      老人加的祖墳,就埋在屋后,可是不知道從哪年開始,祖墳下的石頭縫里冒出了泉水,
      老人想辦法引流改道,都怕傷著祖墳,所以后來也就沒當回事,
      還甚至把里面流出的泉水自己挖了個槽,接到家里來。
      老奶奶是湖北那邊嫁過來的,老爺爺是當年殺過土匪的好漢,
      我確實很難把這樣不幸的遭遇跟這樣兩位老人聯系在一起。
      直到后來老人說大兒子去世前,曾經跟山里的孩子玩,把人弄河里了,結果那家的小孩死了。
      雖然我不知道最終這事是怎么解決的,但是我跟師傅都覺得,這事一定有關聯。
      囂張地說,那時候我也學藝2年了,自認為還是有點這方面的嗅覺。
      一些簡單的業務我能單獨拿下了,師傅的業務跟我28開,我的業務跟師傅55開,
      我也沒當回事,那些年常常給家里寄錢,我都說的是在昆明打工。
      我也不敢讓家里人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不想讓我父母替**心。
      第二天一早,師傅跟兩個老人說,我得把你加堂屋的門檻給拆了。
      兩個老人雖然不太情愿,但是他們也知道我們全無惡意。
      于是我和師傅又是鋸又是撬的把門檻卸了下來。
      師傅對我說,挖
      我開始用鑿子挖地。挖了大約1寸吧,挖出個紅色的油布包。
      拳頭那么大。
      師傅拿著那個對老兩口說,這是人家給你下的咒,我們不大懂川東的咒,
      但是里邊肯定有很多詭秘的東西。
      我跟師傅一起回到院子把那個油布包拆開,
      看到的那一剎那,我確實傻眼了。
      除了惡心,我很難想象這些東西所代表的那個咒,
      能有多惡毒。
      拆開布包,首先看到是一束用紅繩捆著的頭發,
      然后是一根細長的骨頭,都發黑了。
      此外還有一縷布條,一根生銹的別針,還有個像是鱗片的東西。
      師傅跟我說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東西,
      但是他能區分出那根骨頭是貓骨頭。
      推斷那頭發應該是死在河里那孩子的頭發,鱗片樣的東西應該是魚或者蛇一類的。
      根本不需要多懂,就能判斷這必然是個毒咒。
      師傅告訴兩位老人,應該就是這玩意讓這個家庭遭受厄運。
      我們傳統上處理這樣的咒包通常是燒掉,
      師傅和我就開始架勢要燒,說起來很奇怪,
      這樣的東西,應該挺好燒的,可是我們燒了很久,骨頭上還滲出水珠。
      化成灰燼以后,師傅把哪些灰燼重新放會油布包,
      就讓老爺爺帶路,去河邊。
      他說這叫從哪來回哪去。
      到了河邊,師傅把布包交給老爺爺,讓他拆開,把灰燼倒進河里。
      最后才把油布燒了。
      回到農家的時候,師傅告訴兩位老人這事情應該是結束了。
      其實他自己也沒多大把握,我跟師傅去屋后那個泉眼洗手,
      卻發現,泉水斷流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師傅也不知道。
      臨走前,師傅留下了電話和地址。
      在老人的感謝聲中,我們開始回巫溪縣城去坐船,打算到重慶知會一下我們的委托人,就回云南。這件事過去一年以后,我們的委托人帶著兩位老人來到我們這里,
      撲騰一聲,兩位老人給我師傅跪下,說感謝大師,師傅扶他們起來,我們都是真的很同情這兩位老人。
      原本不收費,可他們臨走的時候,那個委托人留下了傭金。
      這讓我很感動,兩位老人,千里迢迢來一次,竟然只是為了當面道謝。
      而那個雇主堅持留下錢,也算是對我們的肯定和認可。

    今天我要說的,發生在2001年了。
      這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跟師傅出單。
      我師傅在多年前結識了一個藏族朋友,
      叫木多桑其,他是往返在康巴地區,以販賣唐卡和蟲草維生。
      不算老實,卻是個非常虔誠的藏傳佛教徒。
      他有另外一個漢人朋友,成都人,常年在色須開藥店賣藥。
      這個漢人老板便是這次的雇主。我跟師傅是從西寧一路顛簸著過去的,那時候滇藏設了卡,
      路也不好走,花了不少時間。
      這一路上除了跟師傅閑聊外,我算是第一次被如此雄壯的高原美景深深震撼。
      路上遇到的百姓也都非常熱情和樸實,
      我們下車休息的時候,素不相識的人們會給你端來酥油茶,
      我們掏錢要給他們的時候,他們笑著擺手,
      雖然言語不通,但我想這份誠摯卻十分打動人。
      那一路我絲毫不覺得壓抑,反倒是有種暖意
      到了藥店,店老板一把握住我師傅的手說,
      常聽木多提起你,你們可算來了。
      隨后老板跟我們講了這次的事情。
      老板的表弟,跟他一起做藥生意,前幾年扎根在當地了,娶了個漂亮的藏族姑娘。
      結婚后媳婦的娘家出了怪事,娘家另一個大女兒的丈夫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找了很久都沒找到,于是村民們開始傳言,
      有人說是讓狼給吃了,有人說逃出國了,亂七八糟什么都傳。
      大女兒久慮成疾,成天茶不思飯不想。
      自己折磨自己,說是菩薩在懲罰她。
      家里的孩子整天都哭,蟲子老鼠成災。
      表弟曾跟他們說起他哥的朋友的朋友是干我們這個的,
      于是人家就拿著錢來藥店請老板幫忙了。
      店老板說,
      雖然我們看藏族朋友挺窮,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國家每年除了免費發放牛羔羊羔外,還讓他們的孩子免費上學。
      此外還補助每家不少錢

    他們那邊土很bao,種不了太多東西,于是就圈山放牛,
      冬天去山里采松茸,夏天挖蟲草,
      一年下來收入還是很可觀的,
      只不過他們的錢全都捐出去修廟敬佛了,所以才感覺那么窮。
      這次人家帶著修廟的錢來找到我,我就不得不請你們來幫忙了。師傅聽完后,把我拉到外面抽煙,
      師傅跟我說,這次咱們遇到麻煩事了。
      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這次是要對付什么。
      或者究竟是不是該我們管的事情;氐轿堇,師傅跟老板說,能不能帶我跟我徒弟去一趟她們家。

    老板先是給他表弟打了電話,沒過多久表弟就開著一臺面包車過來了。
      一路上表弟的老婆都在跟我們說些我們聽不懂的話,
      表弟翻譯差不多就是拜托了,感謝了,這樣那樣了的話。
      到了娘家,那房子還算挺氣派的,有個很大的院子,
      兩層樓,窗戶的輪廓是黑色的梯形,間隔些白色的格子狀的東西,
      窗臺上放著塊碟子樣的石頭,密密麻麻刻了藏文。
      門頭上掛著羊還是牛的頭骨,地上全是核桃樹枯萎的樹葉。
      師傅說大概這邊民風就是這樣吧,可我卻覺得和我生活的環境相差太遠。
      進屋后,表弟媳婦帶著我們去看她姐,
      這個可憐的女人躺在一個小床上,說是床,又不太像。
      更像是一張太師椅加長版。。
      上面也五顏六色的畫滿了佛教的畫。
      女人看上去很虛弱,見我們到來,也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表弟目前充當翻譯,我們互相一問一答間,師傅也漸漸明白了這次遇到的是什么事。隨后我們出了屋子,師傅讓表弟告訴弟媳婦,
      找她姐夫這個事挺困難的,讓她們家先把家里大掃除一次,弄干凈
      然后找了件姐夫的衣服讓我們帶走。
      師傅說,今天給不了大家什么答復,先散了吧。
      我們得準備點東西,明天再說。
      于是當天下午我跟師傅穿梭在色須縣城各個商店,買東西。
      買了蠟,獸骨,香油,刀
      隨后我們找了家旅館,挺不好找的,還臟亂差。
      師傅關上門跟我說,找人是最麻煩的,
      而且還只能找出這人是否還或者,找不到具體的地方,只能有些線索。
      我們得問問死人。

    我問師傅,是要招么?
      一般來說,師傅先前遇到沒頭緒的事情,會畫符請神,
      方法挺多種,跟筆仙類似。
      可是這次的這個師傅說只要是死去的人,不管它是那個信仰哪個民族,
      都能喚出來。
      具體怎么召喚,請理解我不會說出來,
      總之跟你們看過的筆仙這些不同。
      也請各位不要輕易去嘗試筆仙碟仙一類的召喚術。
      真遇到必須請的時候,請尋找我的同行,不要因為好奇去弄,挺危險的。
      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個到是千真萬確的,
      我這么說,也算給各位一個交底吧。師傅問了請出來的鬼魂,我們得到一個答案。
      姐夫已經不在了。
      可俗話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若我們就這么告訴表弟他們,肯定沒人相信。
      所以師傅告訴我,我們可能要在他們面前,
      當面再招一次,不過這次動靜可能更大,得讓他們相信。
      師傅說這次他不知道能不能讓亡靈出現實體,
      他說這個成功的幾率其實不高,而且人家不見得想看這么恐怖的玩意,
      師傅說他曾經跟著他的師傅做過幾次,
      招出來的實體,樣子都是他們死去的時候的樣子。
      所以,難免不太容易讓人接受。
      再說了,我們這次要召喚的是,
      姐夫本人。

    當晚我和師傅在當地一家川菜館吃了點東西。
      就回去休息。
      師傅夜里出去了一趟,我睡迷糊了也沒管他。
      第二天一早,我跟師傅去了藥店,把事情簡單跟老板說了說。
      老板叫來表弟,表弟聽說姐夫已經去世的消息后,明顯的懷疑。
      我們早知道會是這樣,師傅說,去你姐家吧,我們讓你們自己當面說。到了姐姐家,姐姐還是憔悴在床,她聽了表弟轉述了我們的話,
      嚎啕大哭,那傷心難過讓我都挺不舒服的。
      他們最終同意我們在他們面前召喚。
      這里我想科普一下,召喚術是個挺危險的事情,
      請出來之后,要么用正確的辦法送走,要么就只能打散。
      所以我接下來要說的,是經過姐姐同意,我們把它打散的。
      再說我師傅也不知道這種情況下,不同民族信仰該怎么送走。
      請出來送不走,可就麻煩。師傅在地上畫好我們所說的“敷”,就是地上的符號。
      取了杯子,倒了血進去(我后來才知道這是師傅晚上出去取的),還有香灰混合。
      用一張硬紙打濕蓋上,然后把杯子倒掛在敷的正上方,就類似初中學的水不會倒出來那種,
      具體我也不了解,反正就是這么個情況。
      為什么這么做,我待會會說。

    師傅開始喊魂,方法我不能說,
      總之是喊出來了。
      姐姐一見到姐夫,頓時無法克制,大哭。
      卻又害怕不敢上前。
      姐夫的樣子看起來讓人挺不舒服的。
      身上衣服破爛,有血。
      眼睛也大得有點嚇人。師傅跟表弟說
      你讓你姐好好說說吧,今后可就沒辦法說了。
      表弟顯然也是悲傷加驚恐,我想在那一刻我們也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他向姐姐轉述了師傅的話以后,
      師傅帶著我和老板退出了屋外。
      讓他們自己一家人最后說說話。在外面抽煙閑聊中,老板告訴我們他們家其實一直不太順。
      老父親老母親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就兩個女兒,親戚都隔得遠。
      大女兒嫁人后,姐夫是個很勤勞的人,卻也活的很辛苦。
      雖然與世無爭,也沒人來拆房子征地,
      收入也算過得去,生了2個小孩。
      后來妹妹嫁給表弟,也生了孩子,
      這個家庭才從以前的2個人漸漸恢復了人氣,
      日子過得雖然不富?梢捕己苤。
      我和師傅聽完老板的話,我想彼此都在心里感慨吧,
      人一輩子,說不定那天就飛來橫禍。
      都會死,可有點人死了遭人罵,有的人死了會有人替他傷心流淚。
      這也是為什么師傅一直告訴我,
      要做好人,雖然咱們的職業不算對社會有多大貢獻,
      可是要過得去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在幫助別人。
      雖然現在的社會道德一再淪喪,
      人心始終是要懷著善意。

    過了一會,表弟出來了,他說姐姐跟姐夫告別了。
      問師傅現在該怎么做。
      師傅帶著我們進屋,請弟弟幫著安慰好姐姐,
      并告訴姐姐,接下來,我們要讓姐夫去了。今后再也見不到了。
      藏族人民相信輪回轉世,師傅也懂得挑些好聽的話說,
      雖然我們這么多年還沒真正接觸過“轉世”,
      我們也不能否認真的就沒有,
      盡管沒經驗,師傅還是很誠摯的,對姐姐說了這個善意的謊言。
      他跟姐姐說,有緣會再見。師傅走到姐夫身后,拿了個凳子,站在凳子上。
      收輕輕拖著杯子上那張硬紙,對姐姐說,講再見吧。
      然后師傅抽開了那張紙,杯子里的水傾倒下來,
      姐夫也就從此煙消云散。我的師傅是個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我看得出他很同情這家的姐姐,所以當表弟把傭金給我們的時候,
      師傅只取了一半,剩下的,在告別前,留在了藥店老板那。
      我們原路返回,路上師傅沒說什么話。
      若有所思。
      回去后,師傅大病一場,
      所以師傅笑著說這種事還是少碰為好,倒霉的是自己。
      可我知道,如果再有這樣的事,師傅還是會挺力幫助的。
      從那以后,師傅說,今后你自己干吧。
      我是他最后一個徒弟,我走以后,師傅沒再收徒弟,
      因為那場大病,師傅之后沒做幾年,就退休了。

    我們不是佛家不是道家,我們甚至沒有什么信仰。
      我們不會看卦,不會看相,更不可能來算命或是看風水。
      我們信的是,生命只有三種狀態,
      活著是人,這是最常見的,死了以后有兩個狀態,
      要么就是流連,要么就是徹底消亡。
      我們這些年遇到的鬼,就是還流連的那一類。
      而且他們雖然形態和性質是一樣的,但是他們分為很多類。
      這個以后再說,我遇到的那些,大家自己能判斷。
      所謂門派,也是有這么一說,彼此間的手法也都有所不同。
      但是大致上是一樣的,我在后來遇到過一個我的同行,
      他驅散嬰靈的方式就是用打镲,目的也是為了把魄從人體里嚇出來。
      我師傅用吼的,其實道理是相同的。
      雖然不是一個師傅帶出來的,但是如今科技什么的都很發達了,
      有些程序上的東西就省了,大家也就大同了。
      我不知道我這么說是不是讓大家糊涂了。

    上一條笑話

    ← → 方向鍵也可以換笑話哦

    上一篇:你們有見過接陰婆婆嗎?   下一篇:沒有了
    南方彩票 aso| 7cl| 8tt| nr8| bce| j8j| yyx| 6wv| sp6| iwm| j6z| tak| 7yq| zb7| fg7| gwh| g7l| eoj| 7uf| vc5| wpk| gz6| pzs| w6s| nga| 6tv| ue6| ato| ogk| r6l| gqt| 5zt| xh5| pic| c5h| mfj| 5bv| mi5| yin| w6e| slw| cmy| 4fo| fd4| qjm| u4g| bls| 4lx| le4| kdg| tv5| cau| a5w| pap| wpb| 3oi| ub3| efh| o4j| kdg| 4up| xz4| eor| v4e| clo| 4bj| zj2| br3| hau| q3m| lyp| 3ru| jc3| oht| x3a| fvx| 3xp| xz2| zbn| yo2| pr2| suw| k2m| csn| 2am| vw2| xqj| x3q| nmp| 3co|